華語(yǔ)網(wǎng)_語(yǔ)文知識_初中語(yǔ)文_小學(xué)語(yǔ)文_教案試題_中考高考作文

首頁(yè) > 語(yǔ)文知識 > 標點(diǎn)符號

分號用法注意事項五

[移動(dòng)版] 作者:佚名

五、誤用分號將總分復句變成并列復句

自然界有各種各樣的風(fēng);狂奔怒吼的暴風(fēng),如刀似剪的凄風(fēng),邪氣逼人的陰風(fēng)和翻江攪海的龍卷風(fēng),提神送爽的秋風(fēng)以及溫柔脈脈、拂而不覺(jué)的微風(fēng)。

上例全句是總分復句,不是并列分句,第一個(gè)分號要改為用冒號,使其作為總說(shuō)部分和分說(shuō)部分的分界,冒號后的分說(shuō)部分的分號可保留。

六、誤用于并列的句子成分之間

任何不親自動(dòng)手做過(guò)翻譯的人,不曾體驗睡不安眠,食不知味,冥思苦索,腦汁絞盡的滋味,不曾經(jīng)歷王國維先生所說(shuō)的“昨夜西風(fēng)凋碧樹(sh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眾里尋他千百度,回首驀見(jiàn),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求學(xué)三境界,都不會(huì )明白,翻譯一行詩(shī),一句話(huà),一個(gè)詞,乃至一個(gè)人名,一個(gè)地名,談何容易!

拿《三人行》這篇課文來(lái)說(shuō),它按事情的發(fā)展順序,寫(xiě)了“王吉文背著(zhù)小周前進(jìn)”;“王吉文輪流背著(zhù)小周和黃元慶前進(jìn)”;“小周和黃元慶匍匐著(zhù)拖王吉文前進(jìn)”這幾段。

上述兩例引號內的話(huà)雖然具有句子的形式,但它們在句中都不是作分句而是做句子成分用的。引語(yǔ)在例(1)作“求學(xué)三境界”的并列定語(yǔ),在例(2)作“這幾段”的并列同位語(yǔ),兩例的分號刪去即可,引語(yǔ)的并列關(guān)系通過(guò)并列的引號可顯示出來(lái)。

七、該用分號的句子,誤用句號

用句號斷開(kāi)的句子,意思是能夠自足的。如果前后意思緊密關(guān)聯(lián),構成一個(gè)整體,就不能用句號斷開(kāi)。例如:

好讀書(shū),不求甚解。每有會(huì )意,便欣然忘食。

聲學(xué)家蘇林教授發(fā)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在這次參加考試的 200多名考生中,有一個(gè)20歲的女生陳伊玲,初試成績(jì)十分優(yōu)異,聲樂(lè )、視唱、練耳和樂(lè )理都列入優(yōu)等,尤其是她的音色美麗、音域寬廣,令人贊嘆。而復試時(shí)卻使人大失所望。

對古文由于理解不一致,標點(diǎn)往往不同。例(1)的標點(diǎn)是據《古文百篇英譯》所收的陶淵明《五柳先生傳》。第一個(gè)句號應當改為分號,兩個(gè)分句意思具有互補性,交互闡明。用句號分成兩個(gè)獨立的句子,便把意思割裂開(kāi)來(lái)了。有人引用時(shí)只抓住前半句“好讀書(shū),不求甚解”,把這說(shuō)成是陶淵明的讀書(shū)態(tài)度,顯然是不全面的。例(2)冒號后分說(shuō)的兩句話(huà)要和成一句話(huà),即把第一個(gè)句號改為分號。因為冒號在原句只能管到第一句末尾,“初試成績(jì)十分優(yōu)異”,只“令人贊嘆”,沒(méi)有理由使人奇怪,要和“而復試時(shí)卻使人大失所望”連在一起,才構成“一件奇怪的事情”。

八、該用分號的句子,誤用逗號

雨,越下越大,風(fēng),越刮越急。

對聯(lián)既有雅的,也有俗的,既有嚴肅的,也有諧趣的,既有喜慶的,也有悲怨的。

例(1)是由兩個(gè)分句組成的單重復句,分句內部包含了逗號,第二個(gè)逗號要改為分號以顯示分句的界限。例(2)是由三個(gè)分句組成的多重復句,其中每個(gè)分句又都是包含逗號的單重復句,句中的后兩個(gè)“既有”前的逗號要改為分號,以顯示多重復句的第一層分界。

九、列舉的各項有一項或多項包含句號時(shí),各項末尾不能再使用分號

瓊?h先后建立起五大農業(yè)生產(chǎn)體系:一是建立甘蔗生產(chǎn)服務(wù)體系?h成立糖業(yè)服務(wù)公司,主要給農民提供機耕、種苗、貸款、推廣新技術(shù)以及收購甘蔗等服務(wù);二是建立桑蠶生產(chǎn)服務(wù)體系!墙峋(xiàn)服務(wù)體系!o農民提供服務(wù)。四是……

列舉的項目中包含了句號,第一項末尾的分號要改為句號。

1998年我國電氣化鐵路建設高潮迭起:

4月2日我國西煤東運的第二條大通道──神華鐵路朔黃線(xiàn)開(kāi)工建設;

5月18日,我國東北第一條電氣化鐵路工程──哈大線(xiàn)電氣化改造工程正式開(kāi)工,總投資96億元,計劃到2000年年底將全部建成投入運營(yíng);

6月26日國家重點(diǎn)建設工程內昆鐵路和水株鐵路復線(xiàn)及電氣化正式開(kāi)工興建,從而拉開(kāi)了全國鐵路建設“決戰大西南”的序幕。根據決策,在今后5年內,這一地區將修建內昆、水株復線(xiàn),水柏、盤(pán)西支線(xiàn)電氣化等大批鐵路建設工程,初步設計總投資680億元。在一個(gè)地區投入巨資集中興建如此眾多的電氣化鐵路工程,創(chuàng )造了我國鐵路建設的新記錄;

6月28日國家“九五”重點(diǎn)建設工程──武昌至廣州鐵路電氣化工程在廣州立起第一根電線(xiàn)桿,它標志著(zhù)我國最長(cháng)的南北鐵路干線(xiàn)京廣線(xiàn)將實(shí)現全線(xiàn)電氣化。

第四段內包含了句號(“序幕”二字后有句號),本段及其他兩段末尾的分號不能再用,要改成句號。改成句號后,為把冒號后分說(shuō)的各項連結成一個(gè)整體,從“4月2日”開(kāi)始的各段的開(kāi)頭可分別冠以破折號。

查看更多標點(diǎn)資料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