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zuemp"></output>

    <mark id="zuemp"></mark>
    1. <mark id="zuemp"><track id="zuemp"></track></mark>
      <mark id="zuemp"><small id="zuemp"></small></mark><menuitem id="zuemp"></menuitem>

    2. 華語網_語文知識_初中語文_小學語文_教案試題_中考高考作文

      首頁 > 高中語文 > 四冊

      《竇娥冤》的悲劇性

      [移動版] 作者:佚名

      《竇娥冤》的悲劇性

      竇娥是一個善良女子──具有亞里士多德在《詩學》中對悲劇人物所要求的那種善良性格。她有封建社會下層少女可能遭遇的命運:做童養媳。我們一開始就看見她和父親生別──也就是永別。父親哭道:“兒呵,我這一去了呵,幾時再得相見也?”直逼第四出。我們在對話中,還知道這個用來抵債的小女孩三歲就死了母親。劇作者不給這不懂事的七歲小女孩語言,她不開口,更收可哀的效果。只在父親辭出時,她才哭鬧,也就夠了。這里不需要成年演員扮演,那樣一來,意味就不真純了。

      這是基礎。情形已經夠慘了。緊跟著是十年后,我們再見她時,不是新婚后的少婦,而是開始由成年演員扮演的年輕寡婦。原來她已經和丈夫死離了,──死離太慘,不宜明寫。而且不足以成為悲劇。劇作者也不寫那悠長的十年的童養媳生活。不重要嗎?形式有限制,他放棄可能在生活上比較幸福的十年。她和未婚夫很可能就有青梅竹馬的感情。蔡婆婆也不算壞人。這說明她為丈夫守節,不一定完全由于封建觀點,還可能由于有較深的感情。這樣一想,你會幫自己在開始就建立一種真純的悲劇感情:這女孩子實在命運多舛。

      更大的打擊還在后頭。這些苦難經歷,由于女主人公只是消極承受,不能形成震撼人心的悲劇作用。但是有過這一連串的苦難經歷,我們明白,她的性格將是一個經得起考驗的性格。我們將發現她對命運之神永不低頭。她可能迷信,還可能頭腦封建:這是封建社會一般的婦女的精神生活。她的性格中真正屬于她自己的那一部分,卻是剛直。她認為對的時候,一定說到做到。她勸說婆婆。她大罵張驢兒。她說話不會拐彎兒,做事不會拐彎兒。她是那種堅強的性格。這是性格的一面。劇作者鞭辟入里,寫她的烈性,又寫她的孝心。她怕婆婆受刑,招成死罪;怕婆婆看見她赴法場就刑,哀求劊子手繞道后街。直到做了鬼,她還一再要父親照管孤苦無依的婆婆。

      忠厚還表現在她不知道怎樣對付那一對地痞父子。我們可以想象這一對老實的婆媳的尷尬處境。悲劇為她們結束了這種可恥的生活。張驢兒的父親錯吃羊肚湯,毒發身死。嫁張驢兒?還是上公堂?她相信自己清白。她對統治機構存著幻想。她以為封建社會和它的統治機構是上天為她這種苦命人設立并服務的。

      說明劇作者的反抗思想的,就是這里并不出現什么傳奇。他把一個信任官府的善良少婦如實寫成官府把她活活兒屈死。不信任統治機構的反叛者,被統治機構處死,有動人心處,但決不如信任者被處死的控訴力量那樣“感天動地”。

      從三大愿起,關漢卿采用浪漫主義手法。它的可能性包含在他賦予少婦的斗爭到底的靈魂中。沒有人為她昭雪,她為自己昭雪。她為自己昭雪,豈不加強人間暗無天日的暗示?

      最后父親以廉訪使的身份為女兒昭雪,豈不加強人間暗無天日的暗示?

      換一個清官為竇娥雪冤又怎么樣?可以。但是悲劇意味淡薄了。十三年前說“幾時再得相見也”的父親,富貴榮華及身,多年尋訪女兒不見,而今只有夢中相會,她不僅是死鬼,而且還是屈死鬼。他邁進統治機構,發現它屈殺了他的獨養女,怎么能不失聲痛哭:“白頭親苦痛哀哉,屈殺了青春幼女孩兒也!”清官沒有這種凄厲的哭聲。他雪冤,然而他救不活他屈死的女兒的性命。觀眾面對著傷心的老人,又流下了眼淚。

      《竇娥冤》的悲劇性,單純有力,像釘子一樣,越敲越深,又像階梯一樣,越升越高。

      竇娥冤 資料目錄

      查看更多竇娥冤 悲劇資料
      隨機推薦
      91手机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