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zuemp"></output>

    <mark id="zuemp"></mark>
    1. <mark id="zuemp"><track id="zuemp"></track></mark>
      <mark id="zuemp"><small id="zuemp"></small></mark><menuitem id="zuemp"></menuitem>

    2. 華語網_語文知識_初中語文_小學語文_教案試題_中考高考作文

      首頁 > 高中語文 > 四冊

      王利發形象分析(茶館藝術典型)

      [移動版] 作者:佚名

      王利發形象分析(茶館藝術典型)

      王利發是裕泰茶館的掌柜,他接續了父輩遺留下來的生意,也承繼了父親的經營辦法和處世哲學。

      在第一幕里,他才二十多歲,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這時的裕泰茶館,顧客盈門,生意興旺。上至宮廷太監總管、吃洋教的惡霸、社會上的流氓頭目,下至吃官餉錢糧(俗稱“鐵桿莊稼”)的清閑市民、賣兒賣女的貧苦百姓,都是王利發的應酬對象。

      他在嘈雜、混亂、充滿各類奇異糾葛的社會環境中,把個小茶館經營得井井有條,買賣興隆。我們看到,在不同身份的茶客面前,王利發巧妙地采用互不相同的應酬態度與方式;虮肮、奉承施禮;或善意相待,多說好話;或冷漠處之,不屑一顧,甚至連對茶客的迎送,都做得極有分寸,恰到好處。

      他的談吐、作派,既不失買賣人的身份,又顧全了自己的得失,充分顯示了一個小商人的精明、干練、巧于處世的特點。

      作家對他的性格把握,是十分準確的,藝術處理也是十分自然而含蓄的。有錢有勢的闊少爺、維新資本家秦仲義來茶館看房子,王利發又是叫跑堂的沏高茶,又是請安問好,甚至說:“有您在我這兒坐坐,我臉上有光!”當秦仲義提出要長他的房租時,他不僅毫不爭辯,而且順水推舟,進行奉承:“二爺,您說的對,太對了!可是,這點小事用不著您分心,您派管事的來一趟,我跟他商量,該長多少租錢,我一定照辦!”這一個細節,這一番滴水不漏的話,既表現了他的圓滑、玲瓏,同時也顯示出,他是一個守本份的市民,他膽小怕事,從來不敢得罪有錢有勢的人物,甚至與茅盾筆下的林老板比較起來,他也多一些善良的心地,而并未見多少損人利己的習氣。

      當然他的性格是復雜的,他畢竟是商人,譬如他對于貧苦百姓的同情,就是有限度的。一位鄉婦領著頭上插著一根草標的小妞進了茶館,秦仲義讓王利發把他們轟出去,王利發立即照辦,正直的常四爺看不下去,要了兩碗爛肉面給他們吃,王利發對常四爺說:“常四爺,您是積德行好,賞給他們面吃!可是,我告訴您:這路事兒太多了,太多了!誰也管不了!”又對秦仲義說:“二爺,您看我說的對不對?”他肯定常四爺“積德行好”,表現了他的善良;他認為這路事太多了,誰也管不了,一方面顯示出他對現實社會黑暗也有不滿,另一方面也說明他對這路事兒是冷淡的,他自己不想管,也希望常四爺不管。

      至于最后對秦仲義講的那句話,完全是一種討好的口氣,以示在常四爺與秦仲義的分歧中,他是站在秦仲義一邊的。

      在這里,他的冷淡,他的圓滑,又分明反映出他的思想意識的另一面:剝削階級的影響與烙印。

      老舍不僅準確地把握和刻劃了王利發的復雜性格,而且寫出了人物思想性格的發展。

      在談到文藝作品中的人物描寫時,老舍說:“寫人物要‘留有余地’,不要一下筆就全傾倒出來。要使人物有發展!保ā墩Z言、人物、戲劇》)在《茶館》后兩幕中,王利發的性格就是有發展的,而且老舍把人物性格的發展寫得很自然,很有說服力。

      他寫王利發性格的發展,是緊扣著“葬送三個時代”的主題思想的,是和社會的變遷、人物命運的變化,緊密地融合在一起的。

      民國取代了清朝,軍閥混戰代替了封建專制統治,此時的王利發,已人到中年。為了避免生意被淘汰,他順應時代潮流的演化,不斷進行“改良”,賣茶的同時,兼開公寓,連墻上的“醉八仙”大畫,也已為時裝美人——外國香煙公司的廣告畫所代替,茶座的布置也盡力追求所謂“文明”、“體面”,王利發振興生意、發財致富的雄心依然故在。然而他不過空有此愿而已,他的“改良”不僅未見成效,而且生意日漸衰敗,借用跑堂的李三的話說,就是“改良!改良!越改越涼,冰涼!”如果說前清時,王利發憑著“父親遺留下來的辦法,多說好話,多請安,討人人的喜歡”,尚可應付各等各色有勢力的人物的擠壓的話,那么,在天天打仗的軍閥混戰時期,他的祖傳的處世哲學也顯得大不靈驗了。你看,他剛剛為了免交八十斤大餅遞給巡警一把鈔票,幾個大兵又來敲他的竹杠了,好容易把巡警和大兵支應走,特務宋恩子、吳祥子又逼迫他按月孝敬“那點意思”,他的油水幾乎被榨干了。

      他開公寓,但又給房客開不了飯,只好讓大家吃咸菜。他的被動與尷尬,已經到了十分難堪的地步。作家通過這些日常生活細節的描寫,深刻地揭示出,在帝國主義侵略和軍閥混戰所造成的兵荒馬亂的年代里,在中國社會日趨殖民地化的客觀條件下,象王利發這樣的小商人,他們的處境只能越來越壞,他們沒有能力應付各種反動勢力的敲詐勒索,也無法擺脫日漸破產的悲劇命運。

      正是這種歷史的、社會的原因,促使王利發的思想性格有了新的發展。我們看到,盡管他依然是謹小慎微的,依然竭力以左右逢源的辦法處理各種事變,甚至把“莫談國事”的紙條寫得更大了,但是,他對黑暗現實的不滿情緒,顯然已經日益強烈。甚至他自己也不時談起“國事”了。第二幕里,就有這樣兩處細節:一是唐鐵嘴進茶館之后,王利發說:“你混得不錯呀!穿上綢子啦!”唐說:“比從前好了一點!我感謝這個年月!”王利發說:“這個年月還值得感謝!聽著有點不搭調!”二是報童對王利發說:“掌柜的,長辛店大戰的新聞,來一張瞧瞧?”王利發反問:“有不打仗的新聞沒有?”老舍寫這兩個細節,自然包含著對舊時代的辛辣的諷刺,然而就王利發的性格講,顯然也是合乎邏輯的發展。從一味請安、作揖,到對黑暗現實進行諷刺、奚落,王利發的性格中,的確注入了一些新的內容。

      王利發的牢騷,有獨特的表達方式,是“繞著脖子罵人的”,十分含蓄。唯其含蓄,才和王利發飽經風霜的生活經歷十分合拍,同時也顯示出獨有的鋒芒,能啟發讀者和觀眾體驗蘊藏在人物內心深處的感情波瀾。

      我們在第三幕里再次和王利發相見時,他已進入古稀之年,裕泰茶館也已經破爛不堪。然而為了全家能夠活下去,他又準備試用新的“改良”——添女招待?蓱z的王掌柜,他似乎至今還不明白,他的生意的破敗,并不在于經營方式的陳舊?墒,沉重的打擊終究教訓了他。不僅女招待沒有添成,連他的全部產業,也被沈處長等一幫國民黨官僚、地痞流氓給霸占了去。

      王利發徹底破產了,徹底絕望了。他已經認清,國民黨統治下的舊北京,已如人間地獄,他一家在這里沒有任何生存之地了,他果斷地讓兒子、兒媳、孫女投奔解放區,他自己則決定以自殺來控訴和反抗這個暗無天日的舊時代。自縊之前,他有幸見到老房東秦仲義,好友常四爺,三個老人撒起紙錢,“祭奠自己”。

      這個時候,也只有在這個時候,王利發才能清醒地對自己的一生經歷進行深刻的總結。請看他這時的兩段獨白:

      我呢,作了一輩子順民,見誰都請安、鞠躬、作揖。我只盼著呀,孩子們有出息,凍不著,餓不著,沒災沒!可是,日本人在這兒,二拴子逃跑啦,老婆想兒子想死啦!好容易,日本人走啦,該緩一口氣了吧?誰知道,哈哈,哈哈,哈哈!

      改良,我老沒忘了改良,總不肯落在人家后頭。賣茶不行啊,開公寓。公寓沒啦,添評書!評書也不叫座兒呀,好,不怕丟人,想添女招待!人總得活著吧?我變盡了方法,不過是為活下去!是呀,該賄賂的,我就遞包袱。我可沒作過缺德的事,傷天害理的事,為什么就不叫我活著呢?我得罪了誰?誰?皇上、娘娘那些狗男女都活得有滋有味的,單不許我吃窩窩頭,誰出的主意?

      這里,既有自我哀嘆與譴責,又有對舊的社會制度的控訴與抗議。扮演王利發的著名演員于是之曾經對人物此時的心情,進行過細致而精辟的分析,他認為,王利發此時此刻,“有一個隱藏著的感情,用我們的話說,這是他一輩子思想最解放的時刻”,“這時候,他感到他一輩子從來沒有過的痛快”(于是之《演王利發小記》《〈茶館〉的舞臺藝術》)。老舍寫的這兩段獨白,確實真實地體現了此時此刻人物的復雜感情:慘痛,但并不壓抑;“悲”與“憤”是緊密地交織為一體的。這完全符合人物性格發展的內在邏輯。

      從巧于混世到為無情的世道逼上絕路,王利發的悲劇一生,是舊社會廣大小商人、廣大市民生活命運的真實寫照。老舍通過這一藝術形象的塑造,真實地揭露了半封建、半殖民地舊中國社會制度的吃人本質,反映了舊時代的殘酷、黑暗、不合理。作家在塑造這一形象時,既準確地把握了人物的性格,又融合著時代的變遷,細膩地描繪了人物性格的合乎邏輯的發展,使這一形象在概括生活的深度與廣度上,達到了較高的水平,顯示了不同凡響的藝術力量。毫無疑問,王利發的形象,應當列入我國現代作家所創造的一系列最成功的藝術典型的行列之中,它的藝術價值,將是不朽的。

      查看更多王利發 茶館資料
      隨機推薦
      91手机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