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zuemp"></output>

    <mark id="zuemp"></mark>
    1. <mark id="zuemp"><track id="zuemp"></track></mark>
      <mark id="zuemp"><small id="zuemp"></small></mark><menuitem id="zuemp"></menuitem>

    2. 華語網_語文知識_初中語文_小學語文_教案試題_中考高考作文

      首頁 > 高中語文 > 四冊

      高中語文正反解讀——《哈姆萊特》

      [移動版] 作者:505565700

      《哈姆萊特》  

      【課文故事】  

      我想扮演的是自己  

      二十幾歲的他只身前往倫敦。為了隱藏自己無名小卒的事實,他很有技巧的將自己改造成另一個身分。 他在命運的安排下進入戲劇世界,成為男主角。站在舞臺上,他扮演的是別人的角色。在寫劇本時,不同的角色扮演帶給他無比快樂,也許剛開始時他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但一旦說完最后一句臺詞、拉下簾幕時,莫名的空虛和厭棄的感覺卻襲上心頭。他不是菲力士或湯姆伯連,他恢復到無名氏的身分。   

      世上沒有一個人像他扮演這么多角色,猶如希臘神話的海神能隨心所欲、變化自如。偶爾,他在入戲時會不經意的留下旁白,可以確定的是,沒有人能解讀他的意思 ;莎士比亞為了展現自己是一個可以扮演多重角色的演員,說了一句令人聽起來有點奇怪的話:“我已不是現在的我!鄙、夢想和演戲,都是鼓勵他繼續創作出更多人生故事的動力。   

      二十年來,他堅持活在自己強烈的夢想世界中。 有一天,他突然決定賣掉劇院。在結束這一切的一星期前,他回到從小生長的村莊,感受這兒的一花一木,猶如回到年幼時的心境。那個喜愛希臘神話隱喻和拉丁文冥想的他,已不復見。 他必須有自己的真實身分,他即將成為退休的舞臺經營者,將財富投資在借貸、訴訟和放小額高利貸,似乎是一種娛樂的方式。 在倫敦的朋友,曾經來到他退隱的故鄉探望。在朋友的鼓舞下,他著手展開詩的創作。   

      去世后,當他和上帝面對面時,對上帝說:“枉費我一生都在扮演別人,如今我想扮演的是自己!鄙系刍卮鹚f:“我也是,沒有自己。我胸懷世界,猶你為自己的工作牽腸掛肚。我的莎士比亞,你就存在我夢想的形體中,就像我扮演很多人卻從來無我!  

      課文正解  

      揭秘哈姆萊特的多元性格  

      魯迅先生談到讀《紅樓夢》時說過:“單就命意,就因讀者的眼光而有種種: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  

      同樣,就莎翁扛鼎之作《哈姆萊特》中的主人公哈姆萊特來說,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  

      有人說他是一位一步步地攀登上復仇顛峰的孤獨者。  

      在父親離他而去之前,他本是一個在溫室中成長的孩子,當得知父親被叔父謀殺,母親改嫁的消息后,他整個人就徹底崩潰了,開始變得無所適從,渾渾噩噩。但是當父親的鬼魂告訴他一切真相后,他如同一頭被喚醒的雄獅,滿腦子裝著復仇的念頭,滿胸腔燃燒著復仇的火焰。然而,失去了昔日尊貴地位的他,失去了一切權力庇佑的他,除了獨自一人像朝圣者一樣去攀登自己復仇的顛峰外,沒有任何可以信賴的力量。  

        有人說他是一位熱烈地追求人生的理想和精神枷鎖解脫的憂郁戰士。  

      理想和現實是有著天壤之別的,因此,任何理想的實現都需付出巨大的代價,哈姆萊特也不能例外。而劇本就是通過描寫哈姆雷特與現實之間的不可調和的矛盾,和他在復仇過程中的猶豫彷徨,憂傷苦悶及其慘遭失敗的悲劇結局,深刻地體現出人文主義者要求沖破封建勢力束縛的強烈愿望,同時也揭示出英國早期資產階級的局限性。而正是哈姆雷特的這種人文主義理想與現實的不可調和的矛盾導致了他人生悲劇的必然性。  

      他是一位為了人類美好的理想,反抗社會罪惡的人文主義思想家。  

          他一向認為人是“多么了不得的杰作!多么高貴的理性!多么偉大的力量!多么優美的儀表!多么文雅的舉動!在行為上多么像一個天使!在智慧上多么像一個天神!宇宙的精華!萬物的靈長!”因此,在乾坤顛倒的現實中,他想自覺地擔負起自己的歷史責任:“唉,倒霉的我,卻要負起重整乾坤的責任!  

      他是一位將個人理想和利益放在首位的實用主義者。  

      為了報仇,他裝瘋賣傻;為了保命,他不惜置兩位無辜者于死途;為了尋找機會了解事實的真相,他不惜導演“戲中戲”;為了自己的顏面和虛榮心,他可以詛咒自己的母親;為了復仇,他可以不顧愛人的感情。   

      他更是處于精神危機中的理想與現實沖突中的人,甚至有濃厚的宗教神學色彩和封建意識。  

        他懷疑一切,把搞清真相的籌碼押在鬼神之上;他為母親的改嫁耿耿于懷,甚至認為她是一個不貞潔的女人;他在一個和自己的理想信念相背謬的社會里,“生存還是死亡”一時讓他難以抉擇,猶豫不決。因此,在他機智地以“戲中戲”的方式證明父親是被叔父所殺這一駭人聽聞的罪惡時,本可以毫不猶豫地舉起復仇的利劍,但在克勞狄斯慌亂地向上帝祈禱時,哈姆雷特不是趁機殺死他,而是想到要在敵人罪惡昭彰時,再舉起正義的劍懲罰邪惡。  

          他是一束被妒火燃燒著的火種。  

        他嫉妒當今國王,因為他不僅是殺害父親的兇手,還是母親的新歡。  

        他嫉妒母親,那么快就從父親死亡的悲傷中解脫,投向了當今國王的懷抱,而把痛苦留給他一人去咀嚼。  

      他嫉妒雷歐提斯,他不允許任何人比他為奧菲莉婭的死更悲傷。  

      就這樣,他不但把七個與事件本無直接關系的人送進了地獄,還毀滅了自己。  

      魯迅的名言“悲劇是把人生有價值的東西毀滅給人看;喜劇是把人生無價值的東西撕破給人看”,由此可見,哈姆萊特的悲劇不僅是那個時代的縮影,更是一次人性的集體翻拍。  

      難以珠聯璧合的竇娥與哈姆雷特  

      在世界戲劇史上,有兩位堪稱泰山、北斗的大師。一位是十三世紀中國的關漢卿,他是中國戲曲的奠基人;一位是十七世紀的英國莎士比亞。他們雖然身處東西兩個半球,但其戲劇成就卻可比肩。竇娥是關漢卿精心塑造的悲劇人物,哈姆雷特是莎士比亞細心打造的經典悲劇人物,這兩個人物雖生活在不同的時代,天涯相隔,但彼此舉額齊眉,互送秋波,既惺惺相惜,又老死不相往來。  

      他們惺惺相惜,具有強烈的反抗精神,且造成他們悲劇的根源都與所處的社會有著直接的關聯。  

      竇娥是被昏官屈判死罪的,她在【滾繡球】一曲中指責天地鬼神,發下三大奇愿,要感天動地來顯示冤情。竇娥對神權的大膽譴責,實質上是對封建統治的強烈控訴和根本否定。她那似巖漿迸射如山洪決堤般的憤激之詞,反映了女主人公的覺醒意識和反抗精神,也折射出當時廣大人民的反抗精神。   

      哈姆雷特是丹麥王子。他的叔父克勞迪斯毒死了他的父親,篡奪了王位。老國王的鬼魂顯現,把自己被害的經過,告訴兒子哈姆雷特,要他報仇。他弄清真相后,決心殺死奸王,但又顧慮重重。就在下決心動手時,不幸錯殺了戀人的父親。奸王把他送往英國,在去英國途中他逃回丹麥,在一場由克勞迪斯安排的比劍中死去。他在臨死前總算刺死了克勞迪斯,但他改變現實的重大理想并未實現。   

      哈姆雷特的主要對手是克勞迪斯,克勞迪斯身上集中了封建、資本主義社會的許多惡德。從這一點看,竇娥與哈姆雷特悲劇的根源都在社會。   

      竇娥是無法選擇自己的人生結局的,一開始就被殘酷的現實繩索套牢,自始至終地無法去選擇自己的人生命運。而哈姆雷特卻不同,他可以自由地選擇自己的人生結局,可以用自己的智慧去戰勝邪惡。  

      竇娥三歲喪母,不上二年喪夫,無緣無故被婆婆許嫁,沒頭沒腦地成了殺人犯,這些都是她自己無法選擇的,恰恰是命運強加給她的。因此,她一出場,便對“恒定不變”的天理產生懷疑;她反抗沒有愛情的婚姻,她不依從婆婆,而且譴責婆婆答應嫁給張驢兒父親是不守“貞心”,是不知羞的行為;她堅決反抗張驢兒的逼婚,就是在張驢兒嫁“藥死公公”之罪于竇娥,以“官休”相威脅而實則強行逼竇娥“私休”的情況下,她仍然堅定沉著地維護自身人格尊嚴,與其抗爭到底;即使她在被押往刑場的途中,雙手被劊子捆綁得不能動彈,但她仍滿腔的怒火和怨氣,罵地“不分好歹”,罵天“錯勘賢愚”并且發出血飛白練、六月降雪、亢旱三年的三樁“表明清白”的誓愿——而竇娥這種對“天理不公”的不滿,實際上是對人間的不公與黑暗的反抗與責問;尤其是她已含冤屈死,但其鬼魂仍然“一再”為自己伸冤,這充分表明了竇娥不向黑暗的暴力屈服的堅強意志。  

      由此可知,竇娥雖為女人,但身上更多地具有男人的性格,她對命運的反抗是堅決而徹底的。  

      而哈姆雷特則不同。他是個有理想、好思索的人文主義者,因苦苦思考“生存還是毀滅”這個問題而遲遲不能采取積極行動,最后只能憑一時沖動,抱著宿命論觀點行動起來,以至于最終和所愛的、所恨的人同歸于盡。  

      可見,哈姆雷特雖為男人,但他身上不乏女人猶豫、多疑、軟弱的個性,所以,他的悲劇不僅僅在社會,還在人性本身。   

      這樣看來,他們雖同為世界戲劇史上的經典悲劇人物,但卻難以珠聯璧合。  

      隨機推薦
      91手机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