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語(yǔ)網(wǎng)_語(yǔ)文知識_初中語(yǔ)文_小學(xué)語(yǔ)文_教案試題_中考高考作文

首頁(yè) > 高中語(yǔ)文 > 四冊

《祭十二郎文》 整體感知 鑒賞要點(diǎn)

[移動(dòng)版] 作者:佚名

《祭十二郎文》 整體感知

韓愈幼年喪父,靠兄嫂撫養成人。韓愈與其侄十二郎自幼相守,歷經(jīng)患難,感情特別深厚。但成年以后,韓愈四處飄泊,與十二郎很少見(jiàn)面。正當韓愈官運好轉,有可能與十二郎相聚的時(shí)候,突然傳來(lái)他的噩耗。韓愈悲痛欲絕,寫(xiě)下這篇祭文。

作者把抒情與敘事結合在一起,聯(lián)系家庭、身世和生活瑣事,反復抒寫(xiě)他對亡侄的無(wú)限哀痛之情。同時(shí),也飽含著(zhù)自己凄楚的宦海沉浮的人生感慨。全文以向死者訴說(shuō)的口吻寫(xiě)成,哀家族之凋落,哀己身之未老先衰,哀死者之早夭,疑天理疑神明,疑生死之數,乃至疑后嗣之成立,極寫(xiě)內心的辛酸悲痛。第二段寫(xiě)初聞噩耗時(shí)將信將疑,不愿相信又不得不信的心理,尤其顯得哀婉動(dòng)人。文章語(yǔ)意反復而一氣貫注,最能體現在特定情景下散文的優(yōu)長(cháng),具有濃厚的抒情色彩。因而在藝術(shù)上取得了極大的成功,成為“祭文中千年絕調”(明代茅坤語(yǔ))!豆盼挠^(guān)止》評論說(shuō):“情之至者,自然流為至文。讀此等文,須想其一面哭,一面寫(xiě),字字是血,字字是淚。未嘗有意為文,而文無(wú)不工。”蘇軾說(shuō):“讀韓退之《祭十二郎文》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友。”當然,這些說(shuō)法未免帶有夸張的成分,但本文飽含作者對十二郎的滿(mǎn)腔真情,卻是確定無(wú)疑的。

全文開(kāi)頭幾句是祭文開(kāi)頭的固定形式。正文可分為三部分。

第一部分(“嗚呼!吾少孤”至“吾不以一日輟汝而就也”),寫(xiě)兩人之間的深厚情誼。先從身世和家世的不幸,寫(xiě)幼時(shí)孤苦相依;后敘兩人的三別三會(huì ),終于不得會(huì )合而成永別,使作者悔恨無(wú)窮,抱憾終生。

第二部分(從“去年,孟東野往”至“其然乎?其不然乎”),寫(xiě)十二郎之死。先寫(xiě)對十二郎之死的悲痛,再詳敘死因和死期。

第三部分(從“今吾使建中祭汝”至篇末),寫(xiě)對十二郎及其遺孤的吊慰,交代遷葬及教養遺孤等事。

《祭十二郎文》鑒賞要點(diǎn)

1不拘常格,自由抒情

祭文偏重于抒發(fā)對死者的悼念哀痛之情,一般是結合對死者功業(yè)德行的頌揚而展開(kāi)的。本文一反傳統祭文以鋪排郡望、藻飾官階、歷敘生平、歌功頌德為主的固定格式,主要記家,嵤,表現自己與死者的密切關(guān)系,抒寫(xiě)難以抑止的悲哀,表達刻骨銘心的骨肉至情。形式上則破駢為散,采用自由多變的散體。正如林紓在《韓柳文研究法·韓文研究法》中所說(shuō):“祭文體,本以用韻為正格……至《祭十二郎文》,至痛徹心,不能為辭,則變調為散體。”使全文有吞聲嗚咽之態(tài),無(wú)夸飾艷麗之辭,為后世歐陽(yáng)修《瀧岡阡表》、歸有光《項脊軒志》、袁枚《祭妹文》等開(kāi)辟新徑。清代古文家劉大說(shuō):“文貴變……一集之中篇篇變,一篇之中段段變,一段之中句句變,神變,氣變,境變,音節變,字句變,惟昌黎能之。”

2感情真摯,催人淚下

作者寫(xiě)此文的目的不在于稱(chēng)頌死者,而在于傾訴自己的痛悼之情,寄托自己的哀思。這主要表現在三個(gè)方面。一是強調骨肉親情關(guān)系。作者和老成,名為叔侄,情同手足,“兩世一身,形單影只”。今老成先逝,子女幼小,更顯得家族凋零,振興無(wú)望。這在注重門(mén)庭家道的古代,引起韓愈的切膚之痛是理所當然的。二是突出老成之死實(shí)出意外。老成比作者年少而體強,卻“強者夭而病者全”;老成得的不過(guò)是一種常見(jiàn)的軟腳病,作者本來(lái)不以為意,毫無(wú)精神準備,因而對老成的遽死追悔莫及,意外的打擊使他極為悲痛。三是表達作者自身的宦海沉浮之苦和人生無(wú)常之感,并以此深化親情。作者原以為兩人都還年輕,便不以暫別為念,求食求祿,奔走仕途,因而別多聚少,而今鑄成終身遺憾。作者求索老成的死因和死期,卻墮入乍信乍疑、如夢(mèng)如幻的迷境,深覺(jué)生命飄忽,倍增哀痛。

查看更多祭十二郎文  整體感知資料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