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語(yǔ)網(wǎng)_語(yǔ)文知識_初中語(yǔ)文_小學(xué)語(yǔ)文_教案試題_中考高考作文

首頁(yè) > 文言專(zhuān)題 > 文言文翻譯

沈括《夢(mèng)溪筆談》“嘉祐中,進(jìn)士奏名訖”原文逐句翻譯

[移動(dòng)版] 作者:佚名

嘉祐中,進(jìn)士奏名訖,未御試,京師妄傳王俊民為狀元,嘉祐年間,貢院奏上進(jìn)士名冊后,尚未殿試,京師已妄傳王俊民將為狀元。

不知言之所起,人亦莫知俊民為何人。這種傳言不知是從哪里來(lái)的,人們也不知道王俊民為何人。

及御試,王荊公時(shí)為知制誥,與天章閣待制楊樂(lè )道二人為詳定官。等到殿試時(shí),王荊公當時(shí)為知制誥,與天章閣待制楊樂(lè )道二人同為詳定官。

舊制,御試舉人設初考官,先定等第;按以往的制度,殿試舉人設初考官先閱試卷,確定合格者的等次;

復彌之,以送覆考官,再定等第;再封彌試卷,送覆考官審核,進(jìn)一步確定等次;

乃付詳定官,發(fā)初考官所定等,以對覆考之等,然后才交付詳定官,拆封看初考官所定的等次,以與覆考官所定的等次對照,

如同即已,不同則詳其程文,當從初考或從覆考為定,即不得別立等。如果二者相同就不再變動(dòng),如果不同就再詳閱不同者的試卷,或從初考官所定,或從覆考官所定,均不得另外確定等次。

是時(shí)王荊公以初、覆考所定第一人皆未允當,于行間別取一人為狀首;楊樂(lè )道守法,以為不可。其時(shí)王荊公以為初考、覆考所定的第一人都不允當,欲從名冊上另外取一人為狀頭;楊樂(lè )道堅持舊有的法規,不同意這樣做。

議論未決,太常少卿朱從道時(shí)為封彌官,聞之,二人的爭議還沒(méi)有結果,太常少卿朱從道這時(shí)為封彌官,聞知此事,

謂同舍曰:“二公何用力爭?從道十日前已聞王俊民為狀元。就對同掌封彌的人說(shuō):“二公何必要力爭,我在十天前就已聽(tīng)說(shuō)王俊民為狀元

事必前定,二公徒自苦耳。”其事必然是預先定下來(lái)的,二公只不過(guò)自尋煩惱罷了。”

既而二人各以己意進(jìn)稟,而詔從荊公之請。稍后二人各以自己的意見(jiàn)進(jìn)呈稟奏皇上,而皇上詔令采取荊公的意見(jiàn)。

及發(fā)封,乃王俊民也。等到發(fā)榜,狀元果然是王俊民。

詳定官得別立等自此始,遂為定制。詳定官得以另立進(jìn)士名次由這次開(kāi)始,后來(lái)遂成為定例。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