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語(yǔ)網(wǎng)_語(yǔ)文知識_初中語(yǔ)文_小學(xué)語(yǔ)文_教案試題_中考高考作文

首頁(yè) > 文言專(zhuān)題 > 文言文翻譯

洪邁《容齋隨筆·張浮休書(shū)》“張蕓叟與石司理書(shū)云”原文逐句翻譯

[移動(dòng)版] 作者:佚名

 洪邁《容齋隨筆·張浮休書(shū)》“張蕓叟與石司理書(shū)云”原文逐句翻譯

張蕓叟與石司理書(shū)云:“頃游京師,求謁先達之門(mén),每聽(tīng)歐陽(yáng)文忠公、司馬溫公、王荊公之論,于行義文史為多,唯歐陽(yáng)公多談吏事。蕓叟與石司理的書(shū)信說(shuō):“最近游歷京師,請求拜訪(fǎng)前輩官員,常拜讀文忠公歐陽(yáng)修、溫國公司馬光、荊國公王安石等先生的議論,大致以道德方面文章為多,只有歐陽(yáng)公多講為官的事情。

既久之,不免有請:‘大凡學(xué)者之見(jiàn)先生,莫不以道德文章為欲聞?wù),今先生多教人以吏事,所未諭也。’時(shí)間久了不免向他請教:‘大凡讀書(shū)人來(lái)求見(jiàn)先生,都是想聽(tīng)道德文章的,現在先生教人最多的是做官的道理,我不明白這是為什么。’

公曰:‘不然。吾子皆時(shí)才,異日臨事,當自知之。歐陽(yáng)公說(shuō):‘不是這樣的,你們?yōu)楫斀窠艹龅娜瞬,以后必定為官理政,自然應了解這方面的知識。

大抵文學(xué)止于潤身,政事可以及物。大致文學(xué)只能使自己光彩,政事才可以影響事物。

吾昔貶官夷陵,方壯年,未厭學(xué),欲求《史》、《漢》一觀(guān),公私無(wú)有也。我曾貶官到夷陵,那時(shí)正年輕,向往學(xué)習,想找來(lái)《史》、《漢》閱讀,但公家私人都沒(méi)有。

無(wú)以遣日,因取架閣陳年公案,反覆觀(guān)之,見(jiàn)其枉直乖錯不可勝數,以無(wú)為有,以枉為直,違法徇情,滅親害義,無(wú)所不有。無(wú)法打發(fā)日子,于是就去取架上的陳年公案卷宗,反復閱讀,發(fā)現里邊的冤假錯案,數不勝數,把理屈的判為理直的,以黑為白,以真為假,徇私枉法,滅親害義,無(wú)所不為。

且夷陵荒遠褊小,尚如此,天下固可知也。而且夷陵不過(guò)是個(gè)荒僻的小縣,尚且這樣,整個(gè)國家的情況也就可想而知了。

當時(shí)仰天誓心曰:自爾遇事不敢忽也。’是時(shí)蘇明允父子亦在焉,嘗聞此語(yǔ)。”我當時(shí)對天發(fā)誓說(shuō):從此以后我處理政事,絕不敢疏忽大意。’當時(shí)蘇明允(洵)父子也在場(chǎng),都聽(tīng)到了這話(huà)。”

又有答孫子發(fā)書(shū),多論《資治通鑒》,其略云:“溫公嘗曰:‘吾作此書(shū),唯王勝之嘗閱之終篇,自余君子求乞欲觀(guān),讀未終紙,已欠伸思睡矣。還有答孫子發(fā)的信,多談?wù)摗顿Y治通鑒》,大略說(shuō):“司馬光先生曾說(shuō):‘我編寫(xiě)的《資治通鑒》,只有王勝之一人讀完過(guò),其余眾人,也找此書(shū)看,都沒(méi)有讀完,就打哈欠、伸懶腰昏昏欲睡了。

書(shū)十九年方成,中間受了人多少語(yǔ)言陵藉’”云云。此書(shū)經(jīng)過(guò)19年才寫(xiě)成,中間受到多少人的語(yǔ)言糟蹋。”

此兩事,士大夫罕言之,《浮休集》百卷,無(wú)此二篇,今豫章所刊者,附之集后。這兩件事,士大夫很少談及,《浮休集》一百卷,沒(méi)有這兩篇,現在豫章所刊刻的《浮休集》把它們附在后面。

隨機推薦